6399游戏网 游戏资讯游戏攻略单机游戏大型游戏街机游戏专题合集补丁图库

当前位置: 首页 > 游戏资讯 > 攻略秘籍 > 《血源》老猎人DLC剧情解析及视频功略分享 > 《血源》老猎人DLC剧情解析及视频功略分享 正文

《血源》老猎人DLC剧情解析及视频功略分享

来源:6399游戏网| 发表时间:2015-12-04 12:42:00| 编辑:穿开档的男人

今天6399小编为大家带来血源老猎人DLC剧情解析及视频功略分享,希望大家喜欢~

6399游戏:http://www.v6399.com/

其实很早以前我就想过要做一期详细解析血源剧情的视频,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最后还是搁置了这个计划,直到老猎人的发售才又让我想起了这一档事情,本期视频我会通过整个DLC的流程顺序,一步步向你们阐述我在游戏中的发现以及我个人对于本次DLC剧情的解读,希望能够对大家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想要进入DLC区域,玩家需要先击杀阿梅莉亚主教并检查劳伦斯的头骨触发剧情,此时再返回猎人梦境就能获得一个名为噬血猎人之眼的新道具,拥有了这个道具之后你就可以通过趴在教堂病房左边的亚弥达拉来到DLC中的第一个区域——猎人的梦魇。“据说噬血的猎人,将受到梦魇的宰制,注定永远徘徊其中,参与永无止境的猎杀行动。没有猎人能够逃离这样的命运。”猎人的梦魇让我们穿越时空回到了兽灾爆发初期的雅南,在这里古老的猎人们依旧孜孜不倦的进行着猎杀行动,早期的猎人人数众多鱼龙混杂,他们没有教会猎人那样的崇高信仰,只是纯粹的杀戮机器,所以也更容易迷惘在鲜红的血液之中,狩猎之夜这种重复并且残忍的行为日复一日的侵蚀着他们的心智,将他们变成了噬血的恶魔,通往大教堂的道路也因猎人们的无尽杀戮被鲜血染红,然而,我们很快就会发现倒在血泊之中的尸体并非只有野兽。

“有一天,猎人全都消失了,雅南人之间开始流传猎人的罪恶事迹。这些噬血又捕杀怪兽的猎人,全部都将陷入梦魇,一个也逃不掉。”在遥远的过去,以某件事情为契机,老猎人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失去了踪影,他们都被拉进了我们现在所身处的噩梦之中。(赛门:“怎么样?听我的话,趁来的及之前回头吧。除非,你是对噩梦里的东西有兴趣?原来如此,我懂了,你感觉到存在于噩梦中的某个秘密,而且没办法放任不管,看来你身上似乎充满了拜尔金沃斯的研究精神!喜爱追根究底的猎人,将能在噩梦中找到乐趣,但要小心,秘密总有成为秘密的理由,而且有些人不会乐见它们被揭开,特别是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很显然这个梦境的深处藏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这些秘密正是梦魇诞生以及老猎人们被禁锢于此地的原因所在,然而,为什么眼前这个衣衫褴褛名为赛门的男人会知道这些并乐于告诉我们,为什么他明明清楚噩梦的源头却没有亲自去结束一切,我想原因就在于赛门并没有这个能力,从他的武器说明里我们可以得知,赛门是最早期的教会猎人之一,他讨厌使用火器,所以用一把可以变形为弓箭的弯曲长刃作为狩猎工具,这使得赛门的战斗能力并不足以击败噩梦级别的敌人,“某些教会猎人隐瞒了身份,混入城市的各个角落,这套衣服让这些受苦者得以避人耳目,这些猎人对于苦难的初期征兆十分敏锐,是防止苦难爆发的第一道防线。但当时机成熟时,他们也可能会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发现苦难即将到来。”赛门没有像梦境中的其他猎人一样陷入无尽的杀戮是因为他提前感知到了噩梦的到来,并设法躲过了诅咒,但是身为教会猎人的他出于本能的想要终结这场噩梦,所以他和我们一样主动的来到了这里,遗憾的是最后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斩杀噩梦的能力,只得永远的停留在了梦境之中,等待着某一天会有更强大的猎人来到这里终结一切。

当我们继续探索到达通往教堂上层的路口时,会遇到DLC中的第一个BOSS——路德维希,这位曾经的教会第一猎人,为了阻止兽灾倾尽了毕生精力,即便最后化身为了噬血的怪兽,也依旧猎杀着所有企图进入教堂的生物,如果你在战胜路德维希之后穿上治愈教会的衣服与他互动,就能够听到以下的对话,(路德维希:“告诉我,教会的善良猎人,你有曾见过光?我的教会猎人们,是否是如我期待的荣耀战士?啊啊,真好...安心了,能知道这个,我蒙受此等诋毁也不至全无意义,谢谢你,现在我能安眠了,即便在最黑暗的夜晚中,我也能...看见月光...”)可怜的路德维希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坚信着自己所守护的治愈教会是一个正义的组织,他完全没有料到那些可怕的黑暗内幕其实就发生在他的头顶之上。“治愈教会的秘密研究大厅就藏在手术祭坛之后。只有受选的治愈教会成员或者他们可怜的病人,才能使用眼球坠子进入研究大厅。”

在进入研究大厅之前,你可以在手术祭坛的下面找到治愈教会第一任主教劳伦斯的头骨。“事实上,他成为了第一只圣职员野兽,它的人类头骨只存在于梦魇之中,这个头骨象征劳伦斯的过去和他无法守护的事物,他注定要寻找自己的头骨,但就算找到了,也无法再寻回自己的记忆。”这间接的证明了大教堂中摆放的巨大兽人头骨正是劳伦斯本人,而他注定要寻找的头骨也寓意着劳伦斯作为人类时的理性和知识,属于劳伦斯的卡尔符文“怪兽的拥抱”这样写道,“为了控制怪兽带来的苦难而反复进行实验,从中发现了温和的「拥抱」符文,由于无法于实战中应用,「拥抱」便成为禁忌的符文,却也形成治愈教会的知识基础,立下誓约的人会化为骇人的型态,却能拥有些许怪兽持久的力量。”劳伦斯为了获取超越人类的进化,并不满足于抑制体内的兽性,他更想要驯服这股力量,然而他的意志力最终还是没能敌过古神的诱惑,沦为了第一只圣职员野兽。如果这时你带上劳伦斯的头骨返回大教堂,那他就会为了夺回自己的头骨而从死亡的深渊里再次苏醒,对于劳伦斯来说这是一个残酷的诅咒,愿猎人能够给他带来安息。

回到研究大厅,这里向我们展示了治愈教会的真正目的,所谓的血疗只不过是教会进行人体试验的一个幌子,他们将需要治疗的病人和一些被选中的圣职人员统统关在这个研究大厅之中,一边用古神之血制造着被称为移动血库的血之圣徒,一边又对这些人的身体进行着惨无人道的改造,看着这些顶着巨大脑袋的病人你是否会觉得似曾相识,没错我相信他们就是我们在梦境之外的教堂上层所遇到的神圣使者前身,而我们即将面对的下一个BOSS失败者则更是进一步的验证了我的想法,这些被称为没能成为神的失败者正是治愈教会尝试人工制造古神过程中的牺牲品,然而,我们遇到的那些神圣使者就能称得上是神吗?这些可怜滑稽的蓝色生物没有半点作为神的威信可言,失败者也好神圣使者也罢,他们都只不过是人类愚昧的一种体现罢了。

战胜失败者之后,我们就能够见到星辰钟塔的守护者——玛利亚。我相信你一眼就能看出来玛利亚和猎人梦境中人偶的相似,没错人偶的原型正是我们面前的这位玛利亚女士,玛利亚是第一位猎人杰尔曼的学生,她深深地崇拜者杰尔曼,并与该隐城的不死女王安娜莉丝有着遥远的血缘关系,所以我们能够看到玛利亚的装备从头到脚都是该隐城的风格。但是,玛利亚所使用的武器洛阳上这样写道,“星辰钟塔的玛利亚女士所持有的猎人武器,这把诡兵器和该隐赫斯特的千荫源自同一个国家,只不过这把剑不以鲜血为食,但需要绝佳的灵巧度,玛利亚女士喜爱洛阳的这一面,尽管她是女王的远房亲戚,却难以接受噬血的兵器,但有一天,她因为心生罪恶而抛弃了心爱的洛阳,将它丢进黑暗的井里。”由此我们可以得知,玛利亚并不是一个噬血好战的猎人,她和杰尔曼一样崇尚着给敌人带来安息而非死亡,可是,为什么那把被丢弃在井里的洛阳现在会出现在她的手中,为什么厌恶噬血的玛利亚会将洛阳插入自己的胸膛,这些前后矛盾的问题我们先暂且放在一边,因为噩梦的源头已然近在咫尺,在那里所有的疑惑都将得到解释。

玛利亚所守护着的星辰钟塔后面是一个小小的渔村,而这里正是猎人梦魇的诞生之地,在遥远的过去,那是拜尔金沃斯因地下古墓的探索而开始大规模展开古神研究的时期,渔村的海岸边,古神科斯的尸体不知在何时飘到了这里,科斯虽死,但是她的孩子却在她的肚子里存活了下来并即将出生,只不过,由于科斯的死去,她的孩子没能获得足够的成长,所以科斯的孤儿虽为古神却也异常虚弱,对于愚昧无知的渔村村民来说科斯的到来无疑是神一般存在,他们畏惧着科斯,也信仰着科斯。然而好景不长,我相信当时的拜尔金沃斯为了抢夺科斯的孤儿,曾经对渔村展开过无情的袭击,我这样认为的依据有两个,其一当你去到渔村的时候入口的村民会有这样的独白,(渔村老人:“拜尔金沃斯,拜尔金沃斯,亵渎神明的凶手、嗜血的恶魔,可耻之人必须赎罪...以母亲科斯的怒火为名,怜悯这位可怜且干瘪的孩子吧,拜托,可怜一下吧...”)其二如果你使用了乳草符文再去和这位村民对话,那他就会给你一个名为受诅咒的混合体的道具,“受袭击渔村的居民的头骨,从无数的抓痕与凹痕可以看出,有东西曾蛮横地在头骨内寻找眼球,难怪这个头骨充满了诅咒,施下恶咒之人,一起哀泣吧,如同出神一般。”毫无疑问,拜尔金沃斯袭击过这个小小的渔村,但是,早期的拜尔金沃斯是一个由学者组成的机构,这些文弱的书生并没有杰出的战斗能力,那么可以被派去袭击渔村的人物就显然只有当时的第一猎人杰尔曼以及他的学生了。而且我认为猎人们不光是抢夺了科斯的孤儿,还残忍的杀害了他,因为当我们在游戏中击败了科斯的孤儿之后,在科斯孤儿出生的地方会显现一个形似他的黑影,只有再次斩杀这个黑影游戏才会给出噩梦屠杀的字样,也就是说这团黑影才是科斯孤儿的真正本体,他的肉身早已经在遥远的过去就已经消亡殆尽。这份耻辱让科斯的孤儿对猎人们降下了恶毒的诅咒,诅咒所有噬血的猎人都要陷入他创造的噩梦之中,在无尽的猎杀中永世沉沦。(“将诅咒降诸其子,降诸其孙,降诸其孙,乃至后世。”)这也解释了雅南那些嗜血成性的猎人为什么会在一夜之间失去踪影,因为他们都被拉入了科斯孤儿的噩梦之中。而赛门临终前的遗言也很大程度上佐证了诅咒的存在,(赛门:“拜托,我需要你去做件事,这座村落是真正的秘密,是古老原罪的证明,它一直滋养着猎人的噩梦,请你终结这场恐怖,我们祖先犯下了原罪又如何?我们猎人没办法永远承受这份重担,这不公平,一点也不公平。”)

玛利亚作为杰尔曼的学生之一,我相信她也参与了对渔村的袭击,然而在目睹了猎人们的罪恶行径之后,玛利亚陷入了深深地自责之中,所以,她将自己的爱剑洛阳丢进了渔村的深井之中,回到治愈教会后,玛利亚选择了住在星辰钟塔,只为永远的封印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为了赎罪,她尽心尽力的照顾着研究大厅里的每一位病人,如果你和那些尚且保有一丝理智的病患对话,就能发现玛利亚对他们的关爱,(病患1:“啊,玛利亚女士,玛利亚女士,请牵着我的手,帮助我,使我不致沉溺。”病患2:“噢,玛利亚女士,救我,拜托,我什么都听不见了。”)玛利亚的生活充斥着病患的哀鸣,渐渐地连她自己也开始对这个世界感到绝望,我猜想最后玛利亚选择了自杀,因为当我们进入钟塔的时候,她的胸前和地板上全都沾满了血迹,而且你会发现从星辰钟塔通往小渔村的最后一个台阶其实是由一口棺材构成的,我相信这里面陈放着的应该就是玛利亚的尸体了,然而,玛利亚并不知道,恩师杰尔曼也对她抱有着一样情感,在她死后,杰尔曼只得在梦境之中用人偶还原了这位他深爱着的徒弟。当你成功击杀了玛利亚后,猎人梦境中的人偶会有这样的一段独白,(人偶:“善良的猎人,这听起来可能有点奇怪,但...我是不是产生了什么变化?稍早之前,从某个地方,也许是身体的深处,我有一种从厚重枷锁中挣脱的感受,虽然我本来就不明白...这过程还真是古怪...”)在渔村的一个悬崖边上存在着一座小小的墓碑,站在这里向下望去你会发现正好能够看到海岸上科斯的尸体,很显然这个墓碑是某个人为了悼念死去的科斯孤儿建造的,虽然我无法确定这个人是否是玛利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玛利亚一定来到过这里,因为墓碑的前面静静的躺着一朵明树之花,游戏在阳台钥匙的说明中这样写道,“星辰钟塔的玛利亚女士将这把钥匙给了病患爱德琳,她希望户外带着花香的微风能抚慰爱德琳的心,但爱德琳无法领会她的用意。”而阳台外面种植着的花不是别的正是我们在墓碑前看到的明树之花。

让我们回想一下教堂里的手术祭坛,威廉和两个男人注视着一具干瘪的尸体,现在看来这具尸体或许就是当年的科斯孤儿,毕竟能够获得古神的血肉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而这也很可能就是治愈教会的起源,噩梦之主密寇赖许曾说过,(密寇赖许:“啊啊,科斯又名科斯姆...你听到我们的祈祷了吗?和你曾经为愚笨的罗姆所做的一样,赐予我们眼睛吧,赐予我们眼睛吧,赐予我们心灵之眼,去除吾等野蛮愚昧,无尽泥沼之障,不再障目,当然就是宇宙了!让我等促膝长谈,闲谈直至凌晨...新奇想法,高位思考!”)威廉从科斯的孤儿那里获得了第一个第三脐带,凭借着第三脐带和科斯之血,威廉成功的创造了愚笨的蜘蛛罗姆,但是窥见真理的威廉预见到了可怕的未来并选择尘封一切,随后劳伦斯带着古神之血创建了治愈教会,在研究大厅的一楼里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名叫爱德琳的修女,在治愈教会的改造之下她成为了血之圣徒的其中一员,爱德琳会向我们索取脑浆,而她所说的脑浆是一种变形虫状的灰色液体,并会不断地抖动弹跳,这让我第一时间联想到了科斯的寄生虫,如果你给予了爱德琳三个脑浆,那么她将会把自己通过聆听这些脑浆似的生物所领悟到的卡尔符文乳草传授给你,装备这个符文的玩家将会变成一颗明木,而且令人惊奇的是科斯的寄生虫只有在明木状态下才会展现原来的面貌,换句话说,这证明了研究大厅里所使用的古神之血与微生物全都来自于科斯那里,科斯是治愈教会的源头所在,也是整个雅南悲剧的起因。然而,事到如今就算我们斩杀了科斯孤儿的噩梦,那些失去了的东西也已经无法挽回,浩瀚的大海包容了科斯的怒火,可是人类的哀鸣又有谁能听到。

以上就是我个人对DLC部分主要剧情的解读,由于时间和篇幅的问题像是布拉多、玛达拉斯兄弟和联盟老大等非主线NPC的故事我并没有在视频里提到,当然这里面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我还没有把他们的剧情脑洞完美,所以就干脆先不提了。视频的最后,我需要强调一下,有100个血源的玩家就有100个不同的雅南

更多游戏资讯请关注6399游戏


  • 关键词:血源
  • 分享给您的朋友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受?
我要评论

精彩专题